玉阶怨玉阶生白露翻译及赏析

《玉阶怨·玉阶生白露》出自唐诗三百首全集,其作者为唐朝文学家李白。古诗全文如下:

玉阶生白露,夜久侵罗袜。

却下水晶帘,玲珑望秋月。

【媒介】

《玉阶怨》是唐代巨大年夜书生李白的作品。此诗写一位妇女寥寂和惆怅的心情。前两句写女主人公无言自力玉阶,露水浓重,浸透了罗袜,她却还在痴痴等待;后两句写凉气袭人,女主人公回房放下窗帘,却还在凝睇秋月。前两句写久等显示人的痴情;后两句以玉轮的玲珑,衬托人的幽怨。全诗无一语正面写怨情,然而又彷佛让人认为漫天愁思飘然而至,不着怨意而怨意很深,有幽邃深远之美。

【注释】

⑴玉阶怨:乐府古题,是专写“宫怨”的曲题。郭茂倩《乐府诗集》卷四十三列于《相和歌辞·楚调曲》。

⑵罗袜:丝织的袜子。

⑶却下:回房放下。却:还。水晶帘:即用水晶石穿制成的帘子。

⑷“玲珑”句:虽下帘仍望月而待,以至不能成眠。玲珑:透明貌。玲珑,一作“聆胧”。聆胧:月光也。

【翻译】

玉砌的台阶夜里已孳生了白露,夜深久鹄立露水便浸湿了罗袜。只好回到室内放下了水晶帘子,仍旧隔着透明的帘子凝睇秋月。

【鉴赏】

李白的这首宫怨诗,虽曲名标有“怨”字,诗作中却只是后头敷粉,全不见“怨”字。无言自力阶砌,乃至冰凉的露水浸湿罗袜;以见夜色之浓,伫待之久,怨情之深。“罗袜”,体现出人的仪态、身份,有人有神。夜凉露重,罗袜知寒,不说人而已见人的幽怨如诉。二字似写实,实用曹植“凌波微步,罗袜生尘”意境。

怨深,夜深,主人公不禁幽独之苦,由帘外到帘内,拉下帘幕之后,反又不忍使明月孤寂。似月怜人,似人怜月;而假如人不伴月,则又没有什么事物可以伴人。月无言,人也无言。但读者却深知人有无限言语,月也解此无限言语,而写来却只是一味望月。这恰是“不怨之怨”,以是才显得愁怨之深。

“却下”二字,以虚字真切,最为诗家秘传。此处一迁移改变,似断实连;似乎要一笔荡开,辞谢愁怨,实际上则是经此一转,字少情多,直入幽微。“却下”一词,看似无意下帘,而此中却有无限幽怨。原先主人公因为夜深、怨深,无可怎样如何而回到室内。入室之后,却又怕隔窗的明月照此室内幽独,因而拉下帘幕。帘幕放下来了,却更难消受这个凄苦无眠之夜,在加倍无可怎样如何之中,却更要去隔帘望月。此时主人公的忧思赓续在倘佯,直如李清照“寻寻觅觅、冷生僻清、凄凄凉惨戚戚”的那种相继而至,这样的情思,作者用“却下”二字表达出来。“却”字直贯下句,“却下水晶帘”,“却去望秋月”,在这两个动作之间,有许多愁思迁移改变反复,诗句字少情多,以虚字真切。中国古代诗艺中有“空谷传音”的伎俩,这是如斯。“玲珑”二字,看似不经意的笔调,实际上极见功力。以月的玲珑,衬托人的幽怨,从反处着笔,全胜正面涂抹。

诗中不见人物姿容与生理状态,而作者似也无动于衷,只以人物行动来表达含义,引读者步入诗情的最幽微之处,以是能不落言筌,为读者保留想象的余地,使诗情无限辽远,无限幽深。以是,这首诗表现出了诗家“不着一字,尽得风骚”的真意。以叙人事的笔调来抒怀,这很常见,也很轻易;以抒怀的笔调来写人,这很少见,也很难。

契诃夫有“自持”说,写诗的人也常有所谓“间隔”说,两者异常近似,应合为一种说法。作者应与所写工具维持必然间隔,并维持必然的“自持”与岑寂。这样一来,作品才没有声嘶力竭之弊,而有幽邃深远之美,写难状之情与难言之隐,使漫天的诗思充溢全诗,却又在字句间捉摸不到。这首《玉阶怨》含思婉转,余韵如缕,恰是这样的佳作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